癸卯旅行记

编辑:霎时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3 17:55:51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概述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书    名
癸卯旅行记 
作    者
钱单士厘 
ISBN
11109-177
页    数
242
出版社
湖南人民出版社
装    帧
平装

癸卯旅行记简介

编辑
《癸卯旅行记》是清末知识女性单士厘所著的一本游记,是中国第一部女性撰写的出国旅行记,于1903年出版。[1]  《癸卯旅行记》分为三卷,上卷记述在日本东京大阪等地,以及朝鲜的经历,中下卷记述海参崴、西伯利亚、彼得堡等地的所见。在书中,她以妇女的角度发表她观察外国的国情。[2] 

癸卯旅行记作家介绍

编辑
单士厘(1858—1945),浙江萧山人,其父单思溥,有文名,母系远祖是许汝霖,康熙朝曾官至礼部尚书。单士厘在《和张甥菊圃戊寅除夕诗原韵》之二中曾自称“家世馀黄卷”,又自注云:“余家世代清贫,而书籍不少。”这是一位出身书香门第、自幼受到良好诗文教育的女性。著有代表作《归潜记》、《癸卯旅行记》,另外尚有《受兹室诗稿》、《家政学》、《家之育儿简谈》、《正始再续集》等著作。单士厘至二十九岁始成婚,嫁给晚清外交家钱恂[1] 

癸卯旅行记作品介绍

编辑
1930年,钱恂受命去欧洲列国考察,单士厘随同前往。他们回国盘桓了小段时日,重新由日本出发,经中国东北,乘西伯利亚铁路火车,游欧俄诸国,计程2万余里,八十余日。单士厘把途中所见所闻所想都记录下来,撰写成了《癸卯旅行记》三卷。书中饱含着对中华民族、对弱小国家的沉重忧虑,对帝国主义侵略政策的痛恨,和对清政府投降屈辱感到羞恶。按当局禁忌,外交官员之家不许“妄谈政事”,而单士厘却敢于冲破禁圈。
单士厘冷眼向洋看世界,在《癸卯旅行记》中以敏锐的目光向人们真实地展现出日、俄等国社会的利弊,并回观中同,抨击时弊,且不掩中华民族之长。她的许多卓识,即使在今天也仍有救益。单士厘几度随夫出国,作为一个达官贵妇,她没有象一些人那样沉湎于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之中,也没有陷进苦心经营安乐窝之中,而是站在社会的高度,以她知识妇女特有的敏感和洞察力,用手中笔,如实记述了西方与日本社会的真相,并同当时中国的情况加以比较。她在参加日本博览会后写道:“西国宫殿,一石之嵌,一牖之耀,动以千万金相夸,陈列品无非珠钻珍奇,予益知日本崇拜欧美,专务实用,不尚焜雕。入东京之市,所售西派品物,亦图籍为多,工艺为多,不如上海所谓洋行者之尽时计、指轮以及玩品也。故从上海往游日本者,大率叹其‘贫弱’,正坐不知日木用意耳!”这里单士厘充分肯定了日本人学欧美之长处:“专务实用,不尚焜耀”,批评了上海“洋行者”的“尽时计、指轮以及玩品也”的浅陋之行。[3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出版物 书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