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亦峥

编辑:霎时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2 01:26:38
编辑 锁定
张亦峥:生于1973年,多次成功采访大型体育盛会,亚洲杯、世界杯、大运会、九运会、东亚运动会,都留下了他的身影,多年采访甲A联赛,足迹遍及全国,现为《半岛都市报》体育部副主任、首席记者,其评论文笔清丽婉约有独特的风格。 只想放纵一次,却无奈遭遇了足球。
中文名
张亦峥
国    籍
中国
出生日期
1973年
职    业
记者
当那个圆圆的球体在天堂滚动,我知道,我已经别无选择;当那个圆圆的球体在地狱彷徨,我知道,我已经别无选择。
厌倦了平淡如水的生活,这才努力抓住了足球这根稻草。所学专业与新闻毫不沾边,现在却混迹于体育记者的圈子中,凭的也许就是“稻草”所赐予的激情与热爱,数载已过,竟也收获多多。贝鲁特大街上荷枪实弹的士兵、纳赫扬体育场喧哗晃眼的白袍、大阪街头睡木箱的流浪人、汉城市内疯狂眩晕的红魔,当然,还有沈阳那条“五百里欢乐的河”……星星点点,定格在了记忆中,也组成了我“足球人生”的一部分。  武士出招有两种方式:或傅红雪或程咬金,一种“无招胜有招”制人于死地,另一种则“雷声大雨点小”难免露出破绽。撰写评论也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字字珠玑赏心悦目,另一种则字字“垃圾”强奸人眼。
其实,只不过,想放纵一次。
张亦峥:闭上眼睛就是天黑
这两天,独钟阿杜的歌:“我闭上眼睛就是天黑/一种撕裂的感觉/嘴里泛着血腥滋味/多么伤的离别……”于是我相信,那种绝望到极点的疼痛感,不但开始在我的胸腔弥漫,而且已在另外一个男人的心中“绕梁三日”。
闭上眼睛就是天黑。是的,也许,只有这种感觉才能催生出一个男人的热泪。
至今记得当年为了中国队赢约旦彻夜狂欢而遭大学保安“审讯”的“红尘情事”,如今却已经悲哀地发现对中国足球在渐渐失去“自信力”。中国遭马来西亚逼平的当晚,我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,不停地在黑夜里嗫嚅却无话可说,甚至失去了“免冠徒跣、以头抢地”的勇气,只能在无声无息中手足无措着。突然想起孙柔嘉痛骂方鸿渐的话来:“coward!coward!!coward!!!(懦夫)”
到底谁是懦夫?
沈祥福已经决定做个“血性男人”勇敢走完剩下的路,他不是懦夫;阎世铎顶着“被骂”甚至“被打”的危险来到武汉和球迷“欢聚一堂”,看上去,他不像懦夫;国奥队的小伙子们早决定“比赛要一场场踢”、“要踢出国奥的风格来”,他们也不像懦夫……那么,还有谁呢?剩下的,就是那些对中国足球“哀其不幸、怒其不争”的球迷了。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耻辱,他们只能懦夫一样无声无息地流泪。
眼泪,特别是男人的眼泪,是世界上最最锐利的武器之一。武汉,国奥那帮青春年少的少年,已经被残忍地变成了昏昏噩噩的行尸走肉。在接下来的50多天里,他们就像被蒙住眼睛套在磨盘上的驴子,没有目标,没有梦想,只能凭感觉往下走。对他们,闭上眼睛就是天黑。如此残忍景象,即使“贵”为足协主席,又如何不泪盈双眼?
看得出来,阎世铎内心的压力是如何之大。作为中国足球运动的舵手,面对全国上下扑面而来的口水,没穿救生衣的阎世铎在波涛中挣扎着、呼号着。他应该在中国传统的“官本位足球”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?也许我们不该过度苛责阎世铎,他只是一种传统势力的牺牲品。阎世铎下台了,另换一名“张世铎”、“李世铎”,就能走出中国传统“官本位足球”的惯性模式吗?
希望国奥风华少年的“死于青春”能警醒一下中国足球,毕竟,以青春做代价换来的不能只是一滴眼泪。
张亦峥:情人在情人节死去
在西方,这个被称为“瓦伦丁节”的日子,原是为纪念古罗马一位为拯救情人而死的修士的。昨天的王宝和大酒店,有“情人”悄然死去。国人心目中,有一首老歌。那是段很纯粹的曼妙岁月,“黑白子”们纯粹在自己的黑白世界里。以聂卫平为代表的“中国旋风”席卷东洋,聂卫平的“X连胜”每每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一提围棋,连村妇蚕氓的眼中都会闪烁出初恋般的光芒。那是大竹英雄、林海锋、石田芳夫的时代,更是聂卫平、马晓春的时代,那时的李昌镐还在襁褓中,就连曹薰铉也不过还在“待嫁闺中”。那时,围棋,围棋擂台赛,是全中国人的“情人”。
三国围棋赛的重新开赛,让上海提前进入了“情人节”。古力痛斩元晟溱,更让人们眩晕在情人来临的高潮中。只可惜,好花不常开。老加藤取胜后在南京路上笑着对自己如是说。
三国围棋赛,勾起伤心事无数。
如今,“聂旋风”已经旋风般只留下背影,“马妖精”变为一股白烟缥缈而去,就连“神童”常昊也只会抱着儿子在李昌镐的阴影里憨憨而笑,刚过弱冠之年的古力居然已成为“中国第一人”,而老加藤却还在棋坪上老骥伏枥,这位四次卫冕“十段战”、在老朽之年的2002年还力夺日本“本因坊”的“天煞星”,昨天赢了古力后,还在内敛讪笑:是我运气太好了。
人终归要老去。我们不再奢望“聂老”、“马老”们再去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,但却不想再去听常昊、古力们输掉不该输的棋后喋喋不休的懊恼之语。昨天的棋赛,古力明显有些低估了老加藤的功力,刚开场就陷入对“X连胜”的狂热期待中,想集中优势兵力一举歼灭“加藤部”,没想到很快就着了加藤的道。幸好,加藤毕竟老迈,进入中盘后他很快犯下了低级错误,但古力的错算却很快让“情人”变成天边缥缈的云。
年轻没有失败,不错。可是,情人在情人节死去,总是一件悲惨的事情。(搜狐专栏作家张亦峥)
词条标签:
人物